购彩现金网

                                              购彩现金网

                                              来源:购彩现金网
                                              发稿时间:2020-08-14 21:30:35

                                              图7所示的是IMF对2019-2021年发达经济体与发展中经济体经济增长的预测,从中可以看出新冠疫情危机冲击对世界经济发展模式产生了非常显著的影响。2021年世界产出将比2019年略高0.2%,但发达经济体GDP仍将比其2019年水平低3.6%,发展中经济体GDP则将比其2019年水平高出2.7%。因此,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分配趋势,有利于发展中经济体,而非发达经济体。

                                              亚洲:世界经济增长的中流砥柱

                                              如图10显示,美国失业率在短短几个月内,就从不到4%升至超过15%,创下二战以来的最高水平。

                                              2019年10月,即新冠疫情爆发前,IMF曾预测,2022年美国经济将增长2.1%,2021年底则将累计增长3.9%。但到2020年6月,在分析了新冠疫情的影响后,IMF预计2020年美国经济将收缩8.0%;到2021年底,美国经济仍将比2019年收缩3.9%。也即是说,从2020年至2021年间,美国GDP年均增长率将为负1.9%。这甚至比IMF2020年4月所做的预测更糟糕,当时IMF预测2019-2021年美国年均增速将为负0.7%。此外,鉴于2020年第二季度的实际结果,IMF对美国经济的预测仍然有些过于乐观。

                                              “海底捞”认为“河底捞”餐馆擅自在其开设饭店的牌匾以及服务用品上使用“河底捞”标识,在企业名称中使用“河底捞”字号。河底捞餐馆使用的“河底捞”标识与海底捞公司核准注册的“海底捞”商标为近似商标,河底捞餐馆在其经营场所使用“河底捞”商标,属于饭店服务业中典型的商标使用行为,构成在相同服务上使用近似商标,侵犯了告海底捞公司的“海底捞”商标专用权。

                                              这种政策的客观效果是企图恐吓美国民众,让他们不得不接受剥削率和利润率的大幅增长。正是在这种预期下,美股反弹才如此迅速。因此,从美国资本的角度来看,新冠疫情造成的大量死亡和大量失业并非毫无意义,它们是试图大幅提高剥削率和增加利润的一种方式。这就是为什么特朗普听任新冠疫情不受控制地蔓延的政策,受到立场偏向美国资本的《华尔街日报》等媒体的大力支持的原因。尽管数十万美国人可能会因此丧生,但特朗普和《华尔街日报》算计的是,这对于资本来说极为有利可图。

                                              由于美国无力阻止自身陷入经济衰退,美国统治者要想阻止其与中国的力量关系拉大,唯一的办法就是试图减缓中国经济增速。因此,美国在新冠疫情危机期间的灾难性表现,决定了它必须从战略上疯狂地编造谎言攻击,试图减缓中国经济发展增速,而中国自身则必须就下一段的经济发展未雨绸缪。从战略上来说,美国将从外部经济和内政这两方面同时对付中国:

                                              知识产权审判既要注重权利保护,也要注意防止过度维权;既要引导权利人创新获得跨越式发展,也需要推动社会基于革新而共享时代发展成果。据今日俄罗斯电视台网站8月10日报道,麦肯锡全球研究院最近一份研究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造成的生产中断可能给全球经济造成的损失是假设的全球军事冲突造成的损失的两倍。

                                              正如IMF预测的那样,2020-2021年,世界经济增长的大多数(51.2%)源于中国,而仅3.3%的源于美国。IMF在2020年6月的最新预测中将2019-2021年美国GDP增速从4月份的-1.4%,下调至-3.9%,这表明美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将低于本文分析所述。IFM预测,2020年4月,印度(19%)和印度尼西亚(6.1%)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将大于美国。欧盟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将为-0.5%。正如上文分析所述,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最大的将是与中国有着紧密贸易关系的亚洲经济体——韩国、菲律宾、越南和马来西亚。

                                              图2反映的是2020年2月后受新冠疫情影响美国工业生产下滑幅度,与2007年12月后国际金融危机期间的低迷的比较。这表明,新冠疫情的影响导致美国工业生产下降的速度远远快于国际金融危机期间——最大跌幅比危机前水平下降16.6%,而这不过是仅两个月就发生。事实上,从长期的历史比较来看,目前美国工业生产的下降速度比大萧条时期或第一次世界大战后1920年美国经济的严重衰退时期都要快——尽管大萧条时期衰退持续的时间较长,但目前尚不清楚此次衰退会持续多长时间。到2020年6月,美国经济出现了显著的复苏,但截至6月,美国工业生产仍比新冠疫情前峰值下降10.9%——这与美国GDP整体下降大致一致。